东北小事之六个小事

东北小事之六个小事
  1、我姨奶的儿子,我的表叔,就是我奶奶的妹妹的儿子,不知道南方和东北的叫法是不是一样的。在我们那边是不生长竹子的,家庭条件好的,就去镇里买那种一指多粗的竹竿架起来当晾衣架,家里条件差的,就直接在院子里栓一条绳子晾衣服。我表叔骑摩托车去赶集,去的途中,有一个公路拐弯的地方,有树挡着看不到对面的情况,结果和一个往回走的老太太撞上了。那个老太太就扛着一根刚买的竹竿子。这竹竿子直...

木七乡的怪事

木七乡的怪事
  在这个江南小镇,人们日落而息,过着平凡而充实的生活。 这个镇子叫木七乡,据说,几年以前,这里有一户人家姓徐是卖针织物品的。那时候,家里有一个老奶奶,妻子,儿子,一家四口其乐融融。 但在一天夜里,下了很大的雨,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老奶奶本来是出去看看猫儿回来了没有,却只见猫儿没有回来,却在门口有一个女孩蹲在那里。看起来好像是很饿的样子。老奶奶看的心疼,于是给她拿了馒头和...

家乡怪谈之山洞里的婴儿

家乡怪谈之山洞里的婴儿
  我的家乡在一个背靠大山的小镇上,而我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,是我们那边的传说,具体是否真的有这回事,已经无从考证,也没有人敢去那个山洞一探究竟。 记得我小时候,我们家那边还都是平房,后面也没有修高速路,我们家的后面走一段路就是大山,那个时候只要一有人去世,就会埋葬在山坡上,还有医院有新生儿夭折的也都扔在那个山坡上了,而那个时候的大山上还有老鹰,还有狼,我亲眼见过老鹰,但是狼...

神算瞎子

神算瞎子
  我四爷爷从小就是个瞎子,因为我四爷爷是个瞎子所以一直无儿无女,可我四爷爷是怎么瞎的就连我爷爷也不知道,不过我四爷爷瞎了以后就跟人学了一手绝活,那就是给人算命,不过算命每个瞎子都会,可我四爷爷的绝活可不是给人算命,而是给人摸脸画像,你说瞎子给人画像能不是绝活吗,而且我四爷爷还能给人看病,更利害的是他还能给人捉鬼,随然我没见过,但我听人说过。 听说很早以前有个产妇在家生孩子,...

你也来经历一次吧

你也来经历一次吧
  10.1是旅游高峰,橙橙和一群女生约定出去好好放松一下,几人很快就订好了打折的票和酒店。也因为是打折的关系,所以事后回想起来,大家依旧是胆战心惊。 大家搭了5个多小时的火车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进到酒店,大家都十分满意。稍微梳洗了一下,就逛街去了。到了晚上8点多,大家才带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回到了酒店。 一进入房间,橙橙就觉得房间热得不像话。离开以前,她已经打开了空调了,空调也的确...

恐怖的神灯

恐怖的神灯
  钱可因为比较贪财,所以很多时候只要有一点好处得他都会去争取,但是应得的钱还是可以得的,钱可因为穷,又买不起房子,只能在乡下盖一个破土屋。 一次回家的时候他看到路边有个类似紫砂壶的东西,一时好奇就过去看看,钱可以为捡到了宝贝,就将其带回家,回到家,他一直看着这个宝贝,不知道是什么,他想拿去卖掉,可是走来走去没有一家当铺愿意收他这个东西,晚上的时候这个壶居然亮了,钱可一看,原...

古镇有鬼

古镇有鬼
  赵芸失恋了,闺蜜小唐拉着她去西塘散心。 她们两个说走就走,背个背包就到了西塘,下了车,正值周末,汽车站车来车往,西塘客栈拉客的三轮车前赴后继,一拨人从长途车上刚下来,就有一群车夫涌过来拉客。赵芸和小唐好不容易从人流中挤出来,看到一个中年三轮车夫,跟其他热情的车夫不同,那个男人默默地在远处等着客人自己上门。 赵芸和小唐便走过去,问有没有房间,中年男人立即笑脸相迎:“有。”便帮...

21路公交车

21路公交车
  还记得那时候还小,我们家住在一个车辆厂旁边,里面停着各种公交车,其中最忙碌的估计就是21路公交车了,因为它直通市中心。不过他有个不足的地方就是,末班车太早了9:30。故事就是这样发生了 那一天闲着没事,在门口玩呢,突然来了个要饭的,问我有没有什么吃的,那时候的我深受好人有好报思想的灌输,从家里拿了点剩饭剩菜给他。之后 那个乞丐说“小孩子,你气色不好,最近要注意了。我就是腼腆的笑...

何瞎子算命

何瞎子算命
  今天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是千真万确的,因为这个故事真实的发生在我亲三姐身上。 三姐比我大6岁,她结婚比较早,找了个踏实帅气的姐夫,结婚一年以后我三姐就给我姐夫生了个大胖小子,虽然日子并不是很富有,可恩爱的程度不亚于任何同龄夫妻。 大侄儿3岁时,我三姐又怀孕了,姐夫外出打工了。 俗话说好字成双,三姐做梦都想生一个女儿,这样儿女双全岂不美哉! 也许怀孕的人很敏感吧!三姐早就听说街上有...

荒村旧事之湖里的秘密

荒村旧事之湖里的秘密
  是黄昏,夕阳将落,未落。 夕阳斜照,有风吹过,湖面波光粼粼的,有些刺眼。 我和他正在水边玩着沙子,一边还在说笑。 他开玩笑说:“你跟我好吧?” 我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跟你好?你对我又不好。” 他很认真的回答:“因为我陪你玩啊,你看除了我,谁还会在这里陪你玩沙子?” 我心想,他这话要是不是开玩笑的,该有多好。 但嘴上却是淡淡答道:“愿意陪我玩的人多得是。”然后转过身去。 还是黄昏,夕阳已落。 ...
Copyright © 真实的校园鬼故事-午夜鬼新娘-民间恐怖传说-E岛鬼故事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主题设计 魔趣吧

用户登录